沉默的象龟

【舞妈舞】签名

七夕瑟瑟发抖摸个文,开学了产粮少了只好自给自足,大量occ,十年后设定,介意勿往下划,两小时速产粮,已经努力甜到齁了。
脑洞来自我的上一条lofter,勿扰真人勿扰真人,祝食用愉快。

—————————————————

刚从面馆出来,陈昭宇指间已经夹着一只点燃的烟。黄梓皱起眉,刚想抱怨这个才三十几岁肺就已经不太好的人抽烟还和年少时一样没节制,就被背后突然炸裂开的声音吓得停住了脚步。

“请问是妈妈的大吗!!!!”

被人叫了这个多年不再被提起的名字后,黄梓先是愣了愣,然后才机械似地慢吞吞扭头。不再是人气主播和明星选手的他早忘了应对粉丝的技巧,只得木木地杵在原地傻笑,看着眼前的人面部表情由惊讶转为激动。

“呃,小声点小声点。”街边好几个路人的目光都因为刚才那一句惊天动地的喊声被吸引过来,或许是因为尴尬,黄梓一边畏畏缩缩地低头企图避开旁人视线,一边回应“是的是的”。

“哇!”似乎是记起了前面的警告,粉丝在短暂的一声惊呼后乖乖收住了音,转而也像黄梓一样鬼鬼祟祟地说话,“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啊。请问,可以给我签一个名吗?”

对方提出这样的要求,自己也不好拒绝。黄梓抬头,透过细密的烟雾,看向站在一旁温柔地含笑抽着烟,白发在阳光下金子般闪耀的陈昭宇,才低头接过粉丝递来的小本子和笔,潇洒地签下了十几年前自己在赛场上叱咤时使用的名字——Momda。看着自己数十年始终如一的、歪歪扭扭的英文笔迹,黄梓撇了撇嘴,把签好名的本子递还给粉丝。

“不好意思,有点瑕疵。”

陈昭宇听到这句话,终于忍不住笑了。刚才这个智障宝宝被人认出来还很得意,现在人家看到了他这个丑丑的签名,怕不是要脱粉哦。他嘴角的弧度还未消去,一张大大的笑脸就已经凑到眼前,“请问舞王可以也帮忙签一个名吗!”

于是陈昭宇夹着烟头,潦草地在同一页写下了Lucio五个大字母,正正好好处于Momda的下面。粉丝没有“哇你们怎么还gay在一起”之类的感叹,而是意味不明地笑着,仿佛母亲终于看见多年愁嫁的女儿找到了归宿一般。陈昭宇和黄梓一边说着“辛苦了”“谢谢喜欢”这些早已生疏的话,一边与粉丝道别,二人继续向家走去。

夕阳的余晖从他们背后撒下,为他们拉出修长的影子。黄梓指着影子,笑嘻嘻地去撞陈昭宇的肩膀,“陈昭宇你看,我比你瘦啊陈昭宇。”陈昭宇扭头,看着自家这个三十岁还圆头圆脑的智障宝宝镜片后的眼睛,那里是一片宁静的湖,与他十七岁时同样清澈。这是独属于黄梓的,陈昭宇过去、现在、未来都努力保护着的干净纯粹。

于是陈昭宇掐灭了烟头,伸手去揉不再年轻的少年茸茸的短发,“哦,是嘛,怕不是就因为肚皮怪兽黄木辛十几年来体型一直保持不变,刚刚才被粉丝认出来哦”,惹来黄梓一迭声的抱怨。

抱怨到一半,智障宝宝突然噤了声,似乎在思考什么很严肃的问题。过了很久,才抛出一句令陈昭宇摸不着头脑的话,

“陈昭宇,你记不记得我们还在ice的时候,有一次也是在路上被粉丝认出要签名啊。”

那当然……是不记得啊,记得才有鬼了。但黄梓仍不甘心,“就是ice还没解散那会儿,我们一起去东方明珠之前啊。”

陈昭宇是个诚实的人——至少他不会欺骗黄梓,所以他老老实实摇了摇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黄梓叹了口气,然后就一路沉默了下去。直至二人回到家,各自洗完澡躺到床上玩手机,黄梓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看着自己身边不知在生什么闷气的智障宝宝,陈昭宇终于认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于是伸手戳了戳甜心肚肚的小肚皮。

“宝宝,干嘛啊?”

“就,突然有点沮丧……”

黄梓的眼睛半眯着,撇着嘴,腮帮子圆鼓鼓,实在像极了一只生气的可达鸭。陈昭宇把头搭到黄梓软绵绵的肩膀上,越过被子去看智障宝宝的手机屏幕,百度搜索框里几个大字赫然显示在眼前——怎样让男友知道自己生气了。

黄梓慌慌忙忙把屏幕盖下,手却被陈昭宇捉住了。陈昭宇笑得两只眼睛弯弯,一口并不很整齐的牙肆无忌惮地露在外面,“哟,黄梓你还看这种东西啊,你不用看啊,爸爸教你啊”,说着就轻轻吻在黄梓的眉上,却被三十岁的小孩挣开了。

“陈昭宇你好烦啊陈昭宇,你到底记不记得我下午说的那件事情啊。”

“我……我不记得啊,宝宝。”

陈昭宇委屈巴巴。陈昭宇可怜兮兮。

黄梓转过身来,被子裹了一圈,把他包成一个圆滚滚的粽子。他别扭又懊恼地垂着眼,嘟囔起来“就是,当时也是我们吃完饭出来,就被一个粉丝拦住要签名。我先签的嘛,然后你签的时候就问了一句,我签在他下面吗?”

黄梓眨眨眼,深黑色的眼睛闪闪亮亮,像是有星星沉在里面。

“我这样说你记起来了吧?”

然而三十二岁的青年陈昭宇,早已忘了独属于十九岁少年的点滴小细节。他唯一记得的就是,从那时到现在,身边陪伴的人一直是这个傻乎乎的黄梓。

“然后呢?”

“哇靠你这个人!”黄梓气呼呼地一扯,又背过身去,把被子一股脑全裹在身上,连一点被角都不留给床上的另一个人。可怜的陈昭宇愣了很久,最后还是边叹气边去挠黄梓的下巴,趁着对方笑的功夫,勉强夺回属于自己的四分之一条被子。黄梓笑完抬起头,从仰视的角度看眼前的陈昭宇,他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小媳妇模样。

灵魂拷问妈妈大,不敢抬头陈昭宇。

“那个粉丝当时说,对呀,你们不是夫妻吗,然后然后你就笑了!我靠讲真的,当时你笑得还挺好看的陈昭宇。但是,”黄梓咬牙切齿地,凑近陈昭宇认真严肃接受批评模样的脸,“你居然不记得了!”

黄梓又缩回原位,碎碎念起来,“平时直播说骚话逗逗观众也就罢了,结果那次私下我看你没否认还笑得那么开心,以为你是真的爱上老子了我靠。想了想陈昭宇这个人也不错,双向暗恋下去不是办法,才在拉你去东方明珠的那晚表白了。”

甜心肚肚揪着被子的一角,很委屈地再次开口,“我纠结了好久啊,这么多年我tm都以为是你先喜欢老子的。”

结果你却一点都不记得。人世间最让人难过的事情,莫过于所有感情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一出无人喝彩的独角戏。

青蛙王子叹着气揽过自己的甜心公主,“有什么关系嘛宝宝,反正那之后我们就真的是夫妻了。”

如果是一直相爱的两人,究竟是谁先动的心,有那么重要吗?

三十岁的小孩抬起头,仍像个龇牙咧嘴的小怪兽,只是收敛了身上所有的刺,“还有啊陈昭宇,刚刚那个签名,你的名字还是签在我的下面,是不是暗示什么啊陈昭宇,嗯?”

陈昭宇把“那是因为你签在上面害老子没地方签了”这句话吞了回去,一边笑,一边伸手去够台灯的开关。夜色袭来时,他的唇恰好落在他肉肉的耳朵旁。

“那当然是因为爱你啊,宝宝。”

评论(11)

热度(40)